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第四卷 番外篇 第二十五章大结局上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    00小说网澳门赌博在线

    许安靖的话有些异想天开,其他人也都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叶凉烟继续看她的杂志。

    谢婉瑶瞥她一眼,淡笑着继续游开了。

    宁潇潇自顾不暇地在水里扑腾着。

    许安靖:“”

    她小声嘀咕一句:“也太不给面子了吧”

    难得能这么悠闲,几个女人玩得都十分惬意、开心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山庄里有服务员过来,她拿了一个托盘,上面用白色的布巾盖着,说道:“你好,这是有人送给谢小姐的礼物,让我带进来的?!?br />
    叶凉烟刚好就坐在一旁,闻言她皱了皱眉,喊了谢婉瑶过来。

    服务员放下托盘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啊”谢婉瑶从泳池里起来,她拿着大毛巾裹着自己,顺手就揭开了布巾

    “啊”谢婉瑶忽然吓得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叶凉烟就在一旁,看到后,也忍不住惊得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许安靖和宁潇潇闻声也过来了,看到托盘上的东西后,宁潇潇惊叫得更厉害,许安靖面色冷沉,一把伸手捂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面面相觑一眼。

    托盘上,是一只死老鼠。

    下面垫有一张白纸,上面同样有打印出来的字。跟上次的字体都一模一样,只不过这一次的字是鲜红色。

    看起来,更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惊悚感。

    上面写道:这是最后一次警告

    谢婉瑶凝起眉,眼底一点一点地变冷。

    四个女人一时间谁都没开口。

    安静了一会儿,叶凉烟看了一眼谢婉瑶,询问一句:“报警”

    毕竟谢婉瑶是公众人物,如果这件事报警了,势必要传出去。叶凉烟是担心会不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影响。

    许安靖也想到这点,摇摇头,“还是先别报警。我看刚才那个服务员并不知情,估计也是被人利用的,想办法找到她,问问是谁让她这样做的?!?br />
    “对方既然有心,估计不会那么容易查到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怎么办这件事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?!?br />
    这时,宁潇潇小声说:“要不打电话给他们”

    这个“他们”,自然指的是她们各自的老公。

    谢婉瑶沉思几秒,点了点头,“好?!?br />
    于是,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江煜棠,顾时远,秦少卿,以及被抓来处理事情的萧程理,全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速度也是飞快。

    几个大男人接到电话后,哪还有心思顾得了工作啊。

    自己老婆的性命要紧啊

    那个托盘谢婉瑶她们几个女人都没有动,她们也没离开那个室内泳池,更加没有惊动其他人,就一直在默默等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门口进来几个身高修长的大男人。

    女人们抬头,一个个都面色微松。

    宁潇潇看到秦少卿,早就忍不住了,一把扑进他怀中,“老公,我吓死了”

    秦少卿连忙安慰地搂住她,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,“好了,没事了,老公来了,别怕啊?!?br />
    江煜棠一把抓住叶凉烟,上下打量几眼,眼底溢满担忧,“老婆,你没事吧”

    叶凉烟淡笑摇头,“我没事,你看那”

    她抬了抬下巴,江煜棠视线掠过去,蓦地冷厉起来。

    顾时远更是气得不轻,他恶狠狠地骂道:“这他娘的老子要是知道是谁做的,非扒了他的皮不可”

    谢婉瑶轻轻推他一下,“行了,你说现在怎么办吧”

    顾时远这时连忙搂住谢婉瑶的肩,“媳妇,你没事吧吓到没有”

    谢婉瑶这时候早就冷静下来了,她点点头,“我还好?!?br />
    “接到电话,吓死老子了知道吗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你怎么这么不经吓啊”刚才在电话里,顾时远就开始暴怒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因为你?!?br />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边的三对男女,嘘寒问暖的、温情脉脉的剩下许安靖和萧程理两个人站在一旁,不由得显得有些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尴尬死了

    许安靖忍不住心中吐槽,整天被塞狗粮也就算了,现在身旁还站着这么一位她不想见的人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早上分别后,许安靖真是想起那事就火大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想着出来放松一下呢,结果倒好,遇到这破事

    而萧程理他更尴尬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男人只顾着安慰自己老婆,此刻还没注意到她们都穿着泳衣,可他眼神正常,而且头脑最为冷静,想不注意到都难。

    不过

    他最先看到的还是身旁不远的那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。

    许安靖平时上班都穿白大褂,私底下服装也都以休闲简单风格为主,因为她自身身材条件在那里??擅幌氲?,这穿起泳衣来倒也有点料。

    许安靖目光一斜,陡然发现了萧程理盯着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迅速收回视线,竟像是做了什么心虚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许安靖皱起眉,如果她没看错的话,刚才他那死男人的眼神绝对是猥琐

    卧槽居然敢那么看姐

    她二话不说,抬步走到他跟前,双手环臂,目光上抬,一副气势很足的样子:“萧律师,你看什么看”

    萧程理:“我没看什么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还气他那天诓她的事,语气自然恶劣,“你没看什么你盯着我”许安靖低下头,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穿的泳衣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想找毛巾围住自己,后来又想,她干嘛要躲啊

    她这身材又不是见不得人。

    随即,她抬头挺胸,目露鄙视,“你脑子里装的什么思想下流无耻猥琐”

    萧程理:“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瞬间拉下来,他怎么就下流无耻猥琐了

    “许安靖,你说话注意点”

    “我还需要注意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我们又没叫你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来”

    “呵呵,慢走,不送?!?br />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两个人吵架的功夫,其他三对也总算是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几个人纷纷看向他们俩。

    这时,秦少卿第一个发现自己老婆穿的泳衣,先是狠狠一愣,顿时脸色铁青起来,连忙把她身上的浴巾一裹,怒吼:“谁让你穿这个的”

    宁潇潇:“”

    她被他吼得一愣,刚才又吓到,还心有余悸呢,秦少卿刚哄好她,这下眼中的金豆子又瞬间飚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,你又骂我”

    秦少卿:“”

    他发现了,江煜棠和顾时远自然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的眼神都不由得变了。

    叶凉烟身上原本就披着浴巾,倒是没露出来多少,只露出一截白皙玉润的小腿。不过就这些,也让江煜棠眼神暗了暗,一把紧紧地搂住她,低声在她的耳边道:“胆子越来越大了”

    一句话,说的隐忍克制。

    叶凉烟:“”

    顾时远就更直接了,他就差点快喷鼻血了,谢婉瑶的身材本来就是最火辣的那一个,生完孩子后就更火辣了。他又是好久都没见她穿泳衣,顾时远顿时拿起一旁的大浴巾把谢婉瑶紧紧围住,护犊子似的大声道:“喂,你们都给老子把眼睛闭上谁也不准看我媳妇”

    谢婉瑶:“”

    众:“”

    该看的早都看过了,现在才来掩耳盗铃,有什么用

    谢婉瑶也有点受不了顾时远这样,不过她还是伸手裹紧了浴巾,冷静地开口:“现在主要是来说说这件事怎么处理”

    随即她把刚才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听完后,面面相觑一眼。

    最后都看向萧程理。

    这里他是律师,他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他冷着脸,沉声道:“最好的办法还是报警。对方可能就是抱定你是一位公众人物,不敢招惹是非和新闻,所以才吃定你不会报警说出这件事,因为这对你没好处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还让我们报警”许安靖就是忍不住怼他。

    萧程理冷睨她一眼,又淡淡看向众人道:“正因为这样,才要报警处理。以前我也办过类似的案子,以我的经验来说,一般人会做出这些恐吓威胁这类的事,他一定会很想看到结果,如果我猜的没错,对方应该还在这附近,一旦出警,他一定会看到,到时候肯定对他有警示作用。他一定会想逃,而,只要我们事先封锁了这个山庄,瓮中捉鳖,总比大海捞针的好。另外,这山庄里的监控也不是摆设,刚才的那个服务员也可以找出来一级一级往上查。办法多的是,就看”他说着看向谢婉瑶,“你怎么选择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谢婉瑶。

    顾时远一手揽住谢婉瑶的肩,“老婆,不管你怎么选,我都支持你?!?br />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谢婉瑶沉吟一会,她重重点头,“好,我听你们的?!?br />
    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都是厉害的角色,他们一个一个电话打过去,很快警察出动,整个山庄被封锁。

    山庄的负责人过来,诚惶诚恐地配合警察们的动作。

    所有的监控都被调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名送东西进去的服务员也被找出来了,经过审讯,她承认是有人给她转了一笔钱。

    通过转账信息查询,很快锁定了嫌疑人的账号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账号主人,倒是有些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竟然是赵梓柔。

    谢婉瑶目光瞟向顾时远,又是这人惹出来的烂桃花。

    顾时远察觉到她的视线,连忙声明,“老婆,这绝对与我无关啊,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认识赵梓柔,看他们俩这样,也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啊”许安靖不由得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谢婉瑶道:“这位赵小姐,是顾总相亲后的未婚妻?!?br />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所有人谴责的目光射向了顾时远。

    顾时远大喊冤枉:“这真不是因为我啊老子早就跟她没关系了好嘛”

    “哦,所以说,你之前跟她有关系”叶凉烟淡淡挑眉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婉瑶你说发展事业是对的,姐支持你不要结婚了”许安靖哼了哼。

    宁潇潇也重重点下头,“嗯。婉瑶我也支持你”

    “你凑什么热闹”秦少卿一把揽过宁潇潇的肩膀,他亲亲可爱的老婆都快要被带坏了。

    宁潇潇挣扎下,两个人小声地闹起来。

    顾时远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,只好赶紧表明自己的立场,差一点都要发誓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跟你说,我真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那个小丫头片子,我怎么可能喜欢之前都是我糊涂,但我早就跟她把话说清楚了,我感觉这一次的事,根本不像是这么简单的报复,倒像是另有隐情?!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再为你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了?!毙煌裱静幌嘈潘?。

    江煜棠这时说:“我看也不像。你们看她两次的话,如果是报复,不会留下这样的话来,她是婉瑶的粉丝是不是”

    谢婉瑶点下头,“嗯,她说过她很喜欢我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有可能是粉丝的心理而对你们俩的事有些不满,所以才恐吓婉瑶?!?br />
    “不会吧”顾时远有些不相信,他忽然想到什么,“哦,那丫头倒是说过,她确实很喜欢婉瑶,但是对她的私事一点兴趣都没有,还说什么只在乎她的作品。反正就这个意思?!?br />
    顾时远现在也是头疼,早知道就不该听信老妈的话跑去相亲,啧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都没用,赶紧先联系她的家人过来吧?!苯咸牡?。

    “嗯,我马上打电话?!?br />
    过了一会,山庄的负责人过来了,他满头大汗道:“你们好,人已经找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众人一听,顿时都跟着他出去了。

   &
--0---0---小--说---www.esoesmarte.com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呆萌天才玄灵师
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nbsp;赵梓柔确实没有离开,她就在大厅里等着,可是当看到警察出动时,她有些心慌了,才出去,但是这个时候大门口都被封锁起来了,她连忙去侧门和后门,但是全都有人。

    她想回自己的房间,可是这时候所有人的游客都被赶往的大厅来,她躲去哪儿都有人。

    她有些害怕起来,只好混在人群中,希望能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监控室的人通过查找,好不容易才在大厅里找人赵梓柔的身影,继而锁定她。

    当确定她之后,警察把她带去了一个单独的房间。

    门打开的时候,她辩解的声音传来:“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要出去”

    谢婉瑶走在前面,其余众人都跟着她一起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当赵梓柔看到谢婉瑶和顾时远等人时,她面色苍白起来,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谢婉瑶来到赵梓柔面前站定,她一脸冷漠,目光静静地盯着她:“为什么要做这些”

    赵梓柔不说话,她目光转了一圈,最后落定在顾时远身上。

    顾时远现在一肚子的火,“你盯着我做什么”

    赵梓柔眼眶里蓄了泪,她柔声道:“你为什么不能娶我呢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顾时远顿时火冒三丈:“操老子干嘛要娶你”

    赵梓柔轻轻地道:“你为什么不能放过她她明明都跟你没关系了,你不是想要结婚吗你可以娶我啊”

    顾时远皱起眉,“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话”

    叶凉烟微微蹙眉,她悄悄跟江煜棠说:“阿棠,你有没有觉得,她这里”她指了指脑袋,“好像有些问题”

    江煜棠这么多年一直带着精神异常的妹妹生活,所以他很清楚精神失常是什么样的状态,他点点头道:“确实很可疑?!?br />
    赵梓柔一张嘴喃喃自语,她的神情有些惶恐失措,“为什么不能娶我为什么不能放过她为什么为什么”

    众人你看我,我就你,都觉得事情不对劲。

    没多久,赵梓柔的父母都赶来了。

    赵夫人见到女儿,连忙把她抱在怀中,哭了起来,“小柔啊,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”

    赵先生神情也很悲伤,他看了一眼众人,心痛道:“对不起,事情的经过我都听说了,给各位造成了大麻烦实属无奈,我的女儿她不是有意的,我代她向你们道歉,请你们原谅”

    谢婉瑶微皱下眉,“她怎么了”

    赵先生认出了她,他叹口气道:“难怪呢谢小姐,你可知道,我的女儿她最喜欢你。不,准确来说,她最喜欢的是你主演的第一部电影的女主角,茵茵那个角色。也是看了那部电影之后,她就对你迷恋上了。这种迷恋不是那种粉丝追捧的,她是深陷你那个角色而无法自拔?!?br />
    众人听得的都糊涂了。

    赵夫人搂着赵梓柔,擦了擦眼泪说:“好了,先把女儿送去医院吧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其他人都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救护车赶到,把赵梓柔接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随后跟着警察去做笔录。

    这之后,众人才了解赵梓柔的事。

    她之前在国外的时候,曾经交过一个男朋友,只是后来那个男朋友爱上了另一个女孩,抛弃了她。她性子单纯却也执拗,认准了那个男人,一直对他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新交的女朋友是个厉害的角色,她对赵梓柔出言不逊,几次三番的恶语讽刺,赵梓柔受不了,精神渐渐有些失常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的父母并没有注意到这些。

    直到那个男人和他的女友出事了,他们才知道,那是他们的女儿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犯的事。

    一场车祸,男人重伤,女人离世。

    当男人醒来后,得知自己女友去世的消息,赵梓柔还在跟他求复合,他指着她大骂:“你这个疯女人神经病”

    赵梓柔受不了,她失神道:“不,我没有,我很乖的?!?br />
    在那之后,赵梓柔被送去了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治疗了两年,她的病情逐渐好转。

    她的父母决定接她出院,但是怕她出来后病情再犯,于是决定带她回国。

    赵梓柔的病情确实得到了很好的控制,她整个人也跟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性格单纯,温顺乖巧。

    自从她看了谢婉瑶主演的那部电影后,她疯狂地迷恋上了她。

    家里到处都贴满了她的海报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的父母见她跟正常人一样,这才动了心思想让她嫁人生子。

    赵家在盛京也有一定的实力,属于中上等,托了很多关系找到顾家,也是因为余静云那时候正忙着给顾时远到处物色对象,刚好赵梓柔面相温婉娴静,入了余静云的眼,心想着给儿子找一个这样的女孩,看他能不能收点心,以后多顾顾家。

    谁成想,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得知事情始末,余静云好几天没敢出门,也没脸再面对顾时远和谢婉瑶。关于他们俩的事,她再也没催过一句。

    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,赵梓柔病情复发,她又被父母带去国外治疗,谢婉瑶答应了她父母的恳求,没有再追究这件事的责任。

    只不过自从这件事后,顾时远也成了谢婉瑶的“拒绝往来户”。

    谢婉瑶接了一部电影,需要去国外一个月。

    顾时远为此愁得头发都快白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件喜事而来。

    叶凉烟从度假山庄回去之后,身体一直不舒服,起先她自己也没在意,直到后来在上班时晕倒,送去急救才发现她怀孕了

    叶凉烟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只不过几秒后,她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又气又恼,可妇产科的医生还在笑着对她说恭喜,叶凉烟淡笑回道:“谢谢?!?br />
    “叶医生,既然怀孕了,工作上就注意些,我看你这是累的,有一点早期流产征兆,你可得当心点啊?!?br />
    “嗯,我会注意的,谢谢王主任?!?br />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多休息就好?!?br />
    告别了王主任后,叶凉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还有些怔怔地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再要一个孩子一直都是江煜棠的心愿,她也想??墒撬ぷ魃系氖氯肥堤?,这件事拖了这么久,现在怀上了,她从最初的震惊到现在,她反而平静地接受了。

    已经有了,她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拿掉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件事,她记下了。

    晚上下班回到家,她陪着儿子玩了一会,江煜棠回到家时,刚好晚饭开始了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坐在餐桌上,江煜棠找叶凉烟说话,可她理都没理他,眼神也不看他,只对儿子说话。

    几次之后,江煜棠也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女人在跟他闹脾气呢,她难得这样,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,只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事,他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饭后,叶凉烟带着儿子去楼上书房里玩了一会,然后带他洗漱,最后她自己也洗了澡,拿着枕头到儿子房间说道:“同同,妈妈今晚想跟你一起睡,可以吗”

    江季同今年已经快四周岁了,他一本正经地严肃脸道:“妈妈,我已经长大了,不能再跟大人一起睡了,尤其是跟你?!?br />
    叶凉烟不由得笑了,“谁说的”

    “爸爸说的。他说,我是男生,妈妈是女生。男生是不能跟女生一起睡的?!?br />
    叶凉烟:“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是很懂,妈妈,爸爸也是男生,为什么他就可以跟你一起睡呢”

    叶凉烟:“”

    她平时工作忙,对儿子的关心上有些疏忽,可是她没想到,江煜棠竟然还教孩子这些

    她微笑道:“宝贝,妈妈是女生没有错,可我是妈妈啊,妈妈是不一样的。你现在不懂没关系,等你长大一些,妈妈再告诉你好吗”

    “嗯,好?!?br />
    “那妈妈今晚可以给你讲故事吗”

    江季同很开心,“好啊,我最喜欢听妈妈讲故事了?!?br />
    江煜棠回到卧室时,却没发现人影,他转身来到儿子的房间,刚好看到叶凉烟和儿子躺在一起,她合上故事书,而儿子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走过去,看了一眼儿子,目光又落在叶凉烟身上,“这就睡了?!?br />
    叶凉烟没理他。

    江煜棠伸手握住她的手,“走,回房间?!?br />
    叶凉烟甩开他的手,“我今晚陪儿子一起睡?!?br />
    闻言,江煜棠微微拧下眉,“为什么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为什么?!?br />
    别的事情好说,唯独这件事他不可能容忍,他微弯下身,手一抄,猝不及防地一下抱起了叶凉烟。

    “走喽,回房?!?br />
    叶凉烟吓得惊叫:“孩子孩子”

    江煜棠看了一眼床上睡得安稳的儿子,“没事,儿子没醒呢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说另一个?!?br />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叶凉烟脸红地手指向自己的肚子,“下午去检查了,王主任说有流产征兆?!?br />
    江煜棠:“”

    呆了几秒,他惊喜过望:“你有了”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“你真有了”

    叶凉烟不由得伸手推他一下,“你傻不傻。又不是第一次当爸爸?!?br />
    “这次不一样”江煜棠的声音掩饰不住的兴奋和颤抖。

    上一次叶凉烟怀孕的时候,他们只能在电话里互诉衷肠,分享那一刻的喜悦,可是现在他终于可以抱着她,亲吻她,可以跟她说话,可以看到她

    江煜棠说不出的开心,他反应过来,立刻小心翼翼地抱着叶凉烟回房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时,他还有些不敢相信,“真的确定了吗”

    叶凉烟忍不住白他一眼,“你都问好几遍了?!?br />
    “老婆,你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还说呢,不是一直避孕的吗这孩子怎么来的”

    江煜棠顿了下,他笑笑地低头,吻了吻叶凉烟的小腹,“孩子他要来就自己来了呗,我怎么挡的住”

    叶凉烟才不信他的鬼话,她伸手打开床头柜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那些tt,她下午回来家的时候就发现这些tt全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些都没用了,是不是可以扔了”

    江煜棠想也没想就点头:“对,扔赶紧扔”

    叶凉烟眯了眯眼,羞怒地道:“江煜棠,没想到你还真能做出这种事”

    江大总裁为了要孩子,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江煜棠摸摸鼻子,一把抱住叶凉烟,“老婆,别生气,咱宝贝都已经来了。你一生气,他也生气,你忍心吗”

    叶凉烟推了推他,“你起开”

    她翻身躺下,江煜棠跟着抱住她,忍不住吻了吻她的耳朵,叶凉烟淡淡冷冷地说道:“我现在怀孕了,从今天开始,你不能再碰我?!?br />
    江煜棠:“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距离我三米以外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会吓到孩子?!?br />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叶凉烟怀孕的事,很快众位好友也都知晓了,恭喜声自然一片。不过只有顾时远一脸的羡慕,别人家的老婆一个一个地怀孕生娃,他现在连老婆的面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顾时远恨不得能长上翅膀,飞到谢婉瑶身边去。

    可她说了,她那里封闭着,不给人去。

    其实,他顾时远想去的地方,别人又怎么拦得住呢只是他不想去打扰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在一起之后,顾时远现在经常反思自己以前的种种,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不是人。尤其是他们俩那第一个孩子,如果要是生下来,他现在又何必去羡慕别人

    说到底,他自己的责任。因而对谢婉瑶,他现在能迁就也尽量迁就。

    叶凉烟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去做检查,得知是双胎。

    这下把江煜棠乐坏了。

    秦少卿家的那一对龙凤胎简直是宝,引来多少人喜爱和羡慕。如今叶凉烟也是双胎,可把江煜棠美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

    除了恭喜恭喜,还是恭喜。

    江家一众人也都忙坏了,如今叶凉烟在江家简直是女皇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且自从检查出她怀了双胎,江煜棠竟协同林清远让叶凉烟提前休了产假,工作都不给她忙了。

  &nbs
-0--0-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呆萌天才玄灵师
--0--0-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p; 叶凉烟哪是闲得下来的性子

    经过多方协商,最后江煜棠勉强同意让她只上门诊,比较轻松,不会那么累。

    顾时远之前是羡慕,现在简直是眼红地嫉妒了。

    谢婉瑶倒是回国了,可是她还是依然忙的很。

    最近都是年关了,她的行程还排的满满的?;乩粗?,她也只看过女儿几面,他还是蹭着女儿的光,才见到她几次,也就只来得及匆匆说些话而已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快要过年,顾时远坐不住了,他开始向江煜棠讨教:“阿棠,你说怎么才能拴住一个女人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你”

    江煜棠:“这事你问我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”

    “送你四字箴言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”

    “自求多福?!?br />
    “靠滚?!?br />
    “走了,回家陪老婆孩子?!苯咸钠ǖ咂ǖ叩靥崆跋掳嗷丶?。

    顾时远:“”

    他磨着牙,不就老婆怀孕了吗谁家老婆没怀过孕是怎么

    想到这,他猛地一顿

    对啊

    怀孕

    要是婉瑶能怀孕的话

    他脸色随即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谢婉瑶第一次怀孕流产时,医生说过她今后很难再怀孕,安安已经得来不易

    算了,一切顺其自然吧。

    年关将近,律师事务所里的事情也相对清闲下来。

    萧程理这一天无意中发现夏辉正对着手机痴痴地笑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凑了过去,“你在看什么”

    夏辉吓了一大跳,“萧,萧律师”

    萧程理轻挑起眉,“跟谁聊得这么火热”

    刚才他无意中一瞥,发现是微信聊天界面,但是具体内容和对方的账号和名字他并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的?!毕幕悦飨砸涣承男?。

    萧程理也懒得戳破,他忽然想到一件事,“对了,你现在跟那个女的相处的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“哪个女的”夏辉下意识一问,立即反应过来,他“哦哦”直点头,心里有些纠结了。

    他前几天参加大学同学聚会时遇到了当时暗恋的女同学,俩人加了好友,这几天一直聊的挺好的,他准备追求试试呢,萧程理这一提醒,他才想到自己跟许安靖那事

    萧程理挑了挑眉,“刚才聊得那么开心,是那女的”

    夏辉哪敢承认,他连忙摇头:“不是,我大学同学?!?br />
    萧程理没再说什么,转身先走了。

    夏辉见他进了办公室,他才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随后他点开许安靖的微信,连忙发给她:“许医生,我们俩的事还要隐瞒多久啊”

    许安靖一上午都在忙,直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才看到信息,她回道:“我们俩有事”

    夏辉:“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接着道:“许医生,我最近遇到我喜欢的女神了,我们俩现在聊的挺好的。刚才老板问我跟你发展的怎么样呢,我怎么回答”

    许安靖微微挑眉,“嗯,该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?!?br />
    夏辉:“”

    许安靖沉思一下,回:“今天有时间吗见了面再说?!?br />
    夏辉觉得,万一自己跟女神真成了,那他跟许安靖的事迟早是要说开的,所以他想也没想就应约了。

    下班时间刚到,他就急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萧程理从办公室里出来,原本是想喊他一起走的,看他走的匆忙,他也就没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从车库开了车出来,想着今天答应要给他妈买礼物,就绕路去了商场。

    萧程理停好车,一抬头,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过了马路,进了对面的一家咖啡厅。

    他微微挑眉,跟着走进去。

    他是去咖啡厅旁边的商场,只不过从咖啡厅经过的时候,他目光无意中看到了许安靖走到一个座位坐下,而那座位对面的男人

    夏辉

    萧程理顿时沉下眉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家咖啡厅的中间有一条镂空隔道,刚才可以阻挡一些视线,萧程理走到与他们的位置相近的座位坐下,既能观察到他们,也不至于让他们发现他。

    他清楚听到夏辉说:“许医生,我们的事是不是可以结束了我想谈女朋友呢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带笑的话语传来:“谁不让你谈了啊你谈呗?!?br />
    “可我们的事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什么事啊夏律师,你担心什么我又不会跟你女朋友怎么样的。你不用困扰?!?br />
    “可万一老板要是再问起,我不知道怎么说啊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分了就好?!?br />
    夏辉目光一亮,“真的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这事现在也不需要了?!?br />
    夏辉知道,她妈妈去世了。

    他顿时也有些不忍,“要不然告诉老板吧就说当初跟他相亲的人是你”

    许安靖冷笑,“说了又能怎么样这件事不用再提了,我今天约你来,是想感谢你的,怎么说你也帮了我的忙。你还没吃饭吧,我请你?!?br />
    夏辉有些不好意思,“不,不用?;八登宄秃昧?,不然我怕我女神误会”

    许安靖声音带笑:“你倒是挺会替女朋友着想的?!?br />
    夏辉有些羞窘道:“还,还不是女朋友呢。我只是打算追她?!?br />
    “嗯,加油你肯定能追上的”

    “真哒”

    “就冲你这傻乎乎的劲头,我要是那女生,我也答应了?!?br />
    夏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他们又聊了些别的话题,可是萧程理却坐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目光冷冽地盯着他们俩一眼,径自走到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许安靖和夏辉感觉到有道人影过来,两个人纷纷抬头。

    顿时狠狠一愣。

    萧程理勾唇冷笑,“耍我,好玩么”

    夏辉猛地一下站起身,“不不不,老板,你误会了”

    “误会刚才我听的清清楚楚”

    “老板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”萧程理目光冷冷地盯向许安靖,“许安靖,你把我当傻子了是吧”

    许安靖怒火蹭地一下窜上来,“萧程理,你讲点道理是谁最先挑起的要不是你让夏辉去相亲,会有今天这事”

    “”萧程理薄唇冷抿,他气得脸色铁青,“许安靖”

    许安靖神色也冷下来,“我没觉得我做的过分萧程理,最先过分的那个人,是你当时,要不是我妈病重,我也不会答应去相那个亲,你别以为就你自己委屈了,你想过别人没有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她站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夏辉张了张口,可看到眼前老板的脸色,他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萧程理双手抓住方向盘开车回家,一路上,他心思却有些难以控制地回想着许安靖说的那几句话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发现最先错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这让他心情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脑海之中更是时不时地闪过她的脸,她跟他互怼时的犀利毒舌,她等待她妈妈手术时在医院里的彷徨无助,她帮他在前女友面前找回面子时的笨拙安慰

    她的嗔笑怒骂,每一副脸孔看起来都那么生动,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想到上次她喝醉在宾馆里醒来的样子,他更是忍不住翘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时,他心中微动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一直在想着她

    许安靖生气地回到家,把自己甩在大床上,四肢伸展开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她眼底有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奇怪,她为什么要流泪

    不就是被那个男人知道了她那点小心思而已,反正这事迟早也要捅开的,她哭什么

    许安靖伸出手不断地擦着眼泪,可是眼泪却不停的流下来,好像决堤的洪水怎么都挡不住一样。

    妈妈去世的时候,她好像都没这么伤心难受。

    男人冷冽的质问声在她脑海中回响,她真恨不得跟他大吵一架。

    没事,许安靖,他知道了也好,这下也不用遮遮掩掩了。

    也许,再找个男人好好谈一次恋爱就好了。

    她想妥协了,看到周围的人都在谈恋爱,结婚生子这世上,想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找一个爱自己的,生活可能会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许安靖乱七八糟地想着,一直躺着懒得动。

    萧程理到了家,他停下车,一脸心事地进门,换鞋。

    萧母来到他面前,“咦,程理,我让你买的东西呢”

    萧程理:“”

    他愣了下,才道:“今天忘记了,明天帮你买吧?!?br />
    萧母看他神情不对劲,不由得问道:“程理,你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没事,妈,我先上楼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等等?!毕裟赴阉チ松撤⑸献?,“你告诉妈,你最近跟那个女孩相处的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萧程理的脸色顿时就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之前妈一直没好问,我听说那女孩的母亲前段时间刚去世,出了这种事,那女孩一定很伤心难过吧你多安慰安慰她,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增进一下感情”

    “妈,我自己的事,我会考虑清楚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考虑什么了你瞧你那几个朋友,都结婚生孩子了,妈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”

    萧程理有些心烦意乱,“妈,我暂时还没那个想法?!?br />
    “咦怎么又说这样的话”萧母顿时觉得哪里不对劲了,“你之前不还说跟那个女孩聊的挺好的关系发展的还不错,是不是你们俩闹矛盾了分了”

    “妈,您别瞎猜了,没那回事。我先上去了?!?br />
    萧母还想抓住他多问几句,可萧程理直接上楼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躺下来,目光一直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他今年三十一了,年纪确实不小了。

    许安靖也有二十七了吧唔,小他四岁,好像挺配的。

    他只谈过两次恋爱,一次是在大学,没两个月就分手了,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恋爱更加糟糕,他连回想都不想想。

    许安靖好像还没谈过,嗯,这点很满意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勾起嘴角,那个女人虽然嘴上功夫厉害,可也就是耍一耍嘴皮子,他也不懂为什么,每次跟她见到,三两句就会怼起来。不过不得不承认,跟她互怼的时候心情莫名很好。

    他是律师,大概是出于职业病,他每次怼赢了,看到她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格外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这一夜,萧程理想了很多很多关于许安靖的事。

    在脑海记忆里,他才发现,这么多年除了工作,他印象最深刻的女人不是前女友,而是她。

    从跟她第一次见面,一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几年时间,他们俩一直是朋友的朋友这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接过吻,他们假装过男女朋友,他们同住过一间宾馆房间

    有些事,朋友之间是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好像始终缺少了什么,一直在暧昧和摇摆不定中。

    谁说朋友之间不能更进一步

    虽然那个女人臭毛病一大堆,可他发现,他居然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她。甚至,在她失去联系的那几天,他还时常想到她。

    当他在酒吧里看到醉酒的她被人欺负时,他更是想也不想就上前就帮忙解救她。

    他这人,一向不喜多管闲事的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,他不一定会出手。

    可他不仅去帮她了,在她吐得他满身都是污秽时,他这么洁癖的人都没有把她丢在大马路上

    有些事,想通了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至少,他现在开始明白他的心底不知道什么开始,住进了一个叫“许安靖”的女人。

    哦,那个女人好像还说过好几次想睡他来着。

    呵,不知道她这想法变了没有

    忽然就想到上次看她穿泳衣的样子

    萧程理发觉
-0-0--小--说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00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00小说推荐阅读:呆萌天才玄灵师
-0--0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--
自己有些心猿意马了。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萧程理一夜几乎没睡,可他的精神却很好。

    他洗漱好,穿戴整齐,然后下楼。

    萧母看到他,还没开口,萧程理却微微淡笑打招呼:“妈,早?!?br />
    萧母微微奇怪地看着他,昨晚还看他一脸心事的样子呢,“程理,你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?!?br />
    萧程理坐下开始吃早餐,想了下,他问:“妈,你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”

    萧母顿时愣了下,连忙惊喜地道:“怎么想通了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嗯。过段时间,把你儿媳妇带回来给您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哎呀那就太好了程理,你快告诉我,哪家的姑娘”

    “就是相亲的那位?!?br />
    “是那女孩啊,那也不错,行,妈等着啊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萧程理吃完了早餐,去了律师事务所里上班。

    刚坐下,他叫来夏辉。

    “去帮我订一束花?!?br />
    夏辉瞪大眼:“”

    萧程理淡淡地道:“玫瑰花,99朵吧?!?br />
    夏辉惊的下巴都快掉了,“老,老板,你没事吧”

    萧程理冷淡地抬下眼皮,“我能有什么事”

    “那,送花给谁”

    “这你不用管?!?br />
    “呃,总得署名吧,卡片上写什么”

    萧程理沉吟下,“写对不起吧?!?br />
    夏辉噗嗤一下笑了,“我懂了,是给许医生的”

    萧程理冷睨他一眼,脸色有些难为情,却没否认,“快去?!?br />
    “那署名就写你的名字”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双眼红肿地来到了医院上班。

    她一夜没怎么睡,精神很不好,加上心情糟糕,整个人自动有种“离我三尺远”的强大气场。

    十点的时候,花点的快递小哥突然抱着一大捧玫瑰花送过来,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大声喊了句:“许安靖在吗谁是许安靖”

    有人看到了,不由得笑起来。

    许安靖在病房看病人,听说有人找她,她随后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快递小哥递上玫瑰花,笑道:“麻烦你请签收一下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愣了许久,别的同事都在催她赶紧签收。

    有人眼尖,看到了花中的卡片,一下子抽了出来,并且还大声念道:“对不起落款是萧程理哈哈,安靖,这位萧先生是谁啊”

    许安靖脸色有些说不出来的精彩,她完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她皱起眉,这人在搞什么

    道歉

    哼,谁要他的道歉了

    下班之后,许安靖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走。

    同事笑着问:“安靖,你的花,记得带走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看了一眼那束火红妖艳的玫瑰花,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一整天简直快成了医院名人了。

    都说这位萧先生是在追求她,可是拜托,她跟他怎么可能

    她解释了很多遍,可惜没人相信。

    道歉会用玫瑰花

    这明明是代表爱情的好吗当我们瞎啊。

    呃,好吧,她也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微信群里,宁潇潇把这件事说出来了,引得其他人一起都在笑个没完。

    她是发在他们之间的大群里的,因此男人们也知道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萧程理也在群里,众人纷纷艾特他。

    可他一个都没理。

    许安靖也看到了,心情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她再次瞥了眼那束花,拎着包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的大门,一阵车喇叭声响起,她惊了一下,回过身。

    萧程理打开车门走下来,来到她面前站定,微微一拧眉,“花没收到”

    许安靖:“”

    怔了下,她问:“那花真的是你送的”

    “不然还有谁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送”

    “道歉?!?br />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晚上有时间的话,我还想顺便请你吃个饭。你晚上有时间吗”

    许安靖:“”

    她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了是怎么回事啊啊啊,心跳为什么这么快

    萧程理微勾下嘴角,他突然伸手拉起她的手,“走吧,上车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顿了下才反应过来,她一把甩开他,“你你你没事抽什么风啊你”

    萧程理轻拧起眉,“我没抽风?!?br />
    “没抽风吃什么饭不吃”

    许安靖说完,快速转身就走,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她一样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她手腕被人抓住,“你跑什么”

    许安靖惊的挣脱开,“你抓我干什么”

    萧程理有些无奈了,追女人这种事,他还真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按下眉心,“我我有些事想跟你说,走吧,边吃饭边聊,可以吧”

    许安靖见他说话总算是正常了些,这才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,跟他一起上车了。

    萧程理到她去了一家高级的法国餐厅。

    许安靖勾起唇角,下意识又开始怼他:“发财啦你”

    萧程理微微蹙眉,没回她。

    许安靖有些意外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下后,点了餐。

    “要喝点酒吗”萧程理问。

    许安靖本着不喝白不喝的心理,点点头,“好啊?!?br />
    很快,餐点都端上来了。

    服务生倒好了红酒,萧程理端起酒杯,“敬你,这杯我向你道歉,相亲没去是我不对,让夏辉代替我去,更是我的不对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玩味地勾唇,眯了眯眸道:“萧大律师,你今天一直不对劲,又是花,又是晚餐,又是道歉你中邪啦”

    这女人,说什么最后画风都能变。

    萧程理不想跟她计较,而且,看着她这幅样子,看久了倒也觉得挺好。

    她不矫揉造作,说话直爽犀利,其实他现在才发现,跟她说话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当律师做久了,很多话说起来就是伤人,有时候他们的一句话还能改变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她不是,她有什么说什么,不用顾虑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许安靖,我既没中邪,也没抽风。吃你的?!?br />
    “”许安靖撇撇嘴,喝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晚餐结束后,两个人都喝了酒,自然也不能开车。

    萧程理喊了代驾。

    等候代驾的过程中,他提出去旁边的商业街上走走,散散酒气。

    许安靖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边走边闲聊。

    许安靖有些瞧不起自己,明明昨晚还很生气和伤心,哭得那么厉害,今天倒好,他的一束花,一顿晚餐,几句话,她发现自己居然没那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女人都一样啊。

    总是容易被男人的这些攻势打败。

    她发现,不论自己理论上多么丰富,她还是对感情这回事懵懂着。

    冬夜的商业街上,冷风刮过,街道上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行人擦肩而过,有些情侣依偎在一起相携而走。

    街道两边的店里很多商铺还营业着。

    许安靖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珠宝店门口。

    她站在玻璃橱窗外面,盯着上面的钻饰,眼眸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她虽然大大咧咧的,可她也有非常女性化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饰品,大到珠宝首饰,小到一个小小的发夹,只要是她喜爱的,都有些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萧程理站在她身边,见她盯着里面的一对戒指在看。

    他微微清咳一声,“喜欢”

    许安靖目不转睛地说:“是啊,好漂亮?!?br />
    萧程理:“”

    他原本没打算发展那么快的,毕竟他才刚开始理清自己的感情头绪,这样似乎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,觉得他此生恐怕都很难遇到一个像她这样牵动他心情的女人了,原本也就是打算开始追求她,所以,先订下来又有什么关系

    早晚的事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突然牵起许安靖的手,带着她从旁边推开了商店的大门。

    许安靖愣了下,想挣脱开,“你干嘛”

    萧程理不由分说地握紧了她的手,商店门一推开,里面温热的暖气扑面而来,吹散了外面寒冬的冷冽。

    营业员微笑上前,“两位好,请问需要点什么”

    萧程理指了指橱窗:“麻烦你,能把那对戒指拿出来看看吗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?!?br />
    营业员弯身从柜台拿戒指,许安靖都忘了男人还抓着自己的手,她吃惊地问:“你要干嘛啊看戒指做什么”

    萧程理说:“你不是说喜欢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喜欢,跟你有什么关系”

    “喜欢那就买下来?!?br />
    “”许安靖忍不住扬声,“我喜欢的东西多了去了,都买啊我又不是土豪”

    萧程理:“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营业员已经把戒指拿出来了,“两位请看。喜欢的话,可以试戴哦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原本只是纯欣赏,可是看萧程理的意思,他好像真的要买,她顿时有些不淡定了,“萧程理,我们走”

    萧程理抓住她,“等等,你看一下?!?br />
    许安靖有些羞窘。

    营业员当然是要推销产品,她微笑地道:“两位是准备要结婚了吗其实不喜欢的话还可以看看其他的款式,我们店里还有别的新款。要试一下吗”

    许安靖连忙摇头:“不不不,我们没准备结婚”

    萧程理微微勾起唇角,“先看看也无妨?!?br />
    “是啊,美女,你男朋友都说了,再说,我们现在年终做活动,买一对钻石对戒的话,可以打七八折,这个活动力度很强呢,另外还会有小礼物赠送?!?br />
    “不不,不是”许安靖脸上火烫起来,她话都说不利索了,“萧程理,快走啊?!?br />
    她满脸焦急要走,萧程理只好抱歉地朝营业员道,“对不起,我们下次再来看?!?br />
    “没关系,欢迎下次光临”

    两个人出了店后,冷风吹来,许安靖脸上如火烧一样的热度似乎才消散些。

    她劈头就问:“萧程理,你刚才到底什么意思你干嘛要那样啊,人家都误会了?!?br />
    萧程理静静地盯了她几秒,直盯的许安靖有些怪异地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靖,刚才你真的不懂我的意思吗”萧程理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许安靖瞬间呆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原本预估的一万大结局,爆字数了所以,这是大结局上。

    大结局下会过几天发。请让我先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我昨晚值夜班,凌晨三点睡,四点半起来一次,六点半起来一次,之后没有再睡,下班回来一直在码字,昨天一天新文加番外写了一万三多我想,哪怕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这样的负荷,原本我是想着今天把大结局一次性发完的,但是我承受不住了,等会我还要去加班,因为今天月底清资。晚上我还有九千字的新文要写

    现在我的脖子和肩膀已经感觉不是自己的了,肩周炎犯了,痛得要命,最近还大姨妈中总之,我不想辜负你们的等待和信任,但我也需要一个适当的缓冲,等一个星期左右吧,我会写完大结局下出来。

    我相信理解的会理解,不理解的请绕道,看盗版的,请闭嘴吧

    本书由乐文00小说www.esoesmarte.com网首发,请勿转载

    00小说网澳门赌博在线
00小说网(零零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澳门赌博在线 www.esoesmarte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》的最新章节 !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的人也喜欢看